澳门皇冠注册

付广军:关于在莲花河公园重建“首善书院”的建议

付广军    2020年01月08日

字体大小:

  202015日至7日,在北京市西城区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七次会议上,民建西城区委副主委、西城区人大代表、国家税务总局税科所研究员付广军提出关于在莲花河公园重建“首善书院”的建议。  

  说起书院,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是岳麓书院、白鹿洞书院等赫赫有名的地方书院,很少会有人与北京联系起来。实际上,北京的书院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,只是研究程度不高、重视程度不足。

    与全国的书院发展历程相似,北京古代书院兴建很早,在五代时期的后梁,北京就诞生了第一所书院——窦氏书院。随后,北京书院时快时慢陆续发展。北京的书院主要存在于元明清三个朝代,著名的如首善书院、太极书院和金台书院等,它们在历史上产生过重要影响。

  作为文教传承的重镇,北京古代书院在历经唐末五代至清代末年战火淬炼与和平温煦,承载着厚重的文化内涵走过了千年。伴随清朝末年西风东渐之风催促下书院改为学堂,北京的古代书院也画上了浓重的句点。然而它留给世人的文化遗产却永不泯灭。据有人粗略统计,元明清三朝,北京地区总计书院不少于23所。

  虽然没有出现岳麓书院这种全国知名的大书院,但北京地区也有一些书院在当朝闻名世人。明朝的“首善书院”,是明代有识之士议论时政、抨击阉党的集会场所,与远在无锡的“东林书院”遥相应和,有“南东林、北首善”之称。

  位于西城区前门西大街141号的南堂,系北京地区历史最悠久的天主教堂。该教堂主体建筑是哥特式的大堂,大堂西侧为司铎院。追溯司铎院之始,则为祟祯年间所建的西洋历局,西洋历局的前身系天启二年(1622年)所建的“首善书院”。

  史有“京师为首善之区”之说,“首善”也就成为了“京师”的别称,“首善书院”也就是“京师书院”。据明《叶向高纪略》载“首善书院者,为御史台诸君所刨,为南臬邹先生(左教御史邹元标)、少墟冯先生(御史冯从吾)讲学所也”。

  “首善书院”存在的时间只有两年左右,书院讲授的内容主要是“首善之学”。首善之学认为,为人应顾名义、重气节、知廉耻。所以“一时听者甚众,北京城中街谈巷议皆言首善之学”。其讲学的目的是向世人阐明自己的学术观点、为人准则、政治立场以及匡世之道,有些类似现代的学术报告会、时政报告会。时人叶向高(大学士)对冯从吾的评价是“反躬实践,以性善为主,以居敬穷理为程”。对邹元标的评价是“以透性为宗,以生生不息为用”。

  明代的首善书院和元代的太极书院的不同之处是,太极“空言性理”,首善理论联系实际。和清代的金台书院更为不同,首善之学是时代的最强音,金台之学是步金阙之阶道。

  在北京地区的书院史上,首善书院确实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一章,光绪五年(1879年),顺天府尹周家楣在论及北京书院时云“书院为育英才之地,在前明有首善书院,为东林诸儒讲学之所”。东林诸儒确实和太极书院的道学先生、金台书院的帖括先生不可同日而语。

微信图片_20200108164733

  那么,承载着厚重历史的北京这些古代书院现状如何?令人遗憾的是,京城的20多处古代书院,目前存留有实体的只有金台书院一处。部分书院因为历史久远、记载不明,所以难以确定准确地址,诸如西城区太极书院、昌平区谏议书院;还有的被禁毁,如西城区首善书院。很多清代书院改制为学堂,延续下来就是现在中小学的前身。除了金台书院转型为金台书院小学之外,此前的卓秀书院旧址上建起了良乡小学、云峰书院旧址上为现在的房山城关小学、白檀书院旧址为现在的密云二小。

  西城区作为首都功能核心区,建设“首善之区”、“书香西城”,恢复重建历史悠久的“首善书院”,使之成为一个首都核心区文化新坐标,并赋予其新的功能,不仅必要而且可行。这些新功能主要有:居民阅读空间、区域文化历史讲座、美术书法培训,传统书画展览、地方艺术品展示,京城文化学术研讨会,等等。

  由于首善书院原址被天主教堂挤占,在原址重建已不可能。建议在广安门外莲花河公园内重建。2016年2月,西城区园林局在《北京市西城区莲花河滨水绿道二期建设方案汇报》中曾提出:结合“记忆西城、书香西城”的要求,复建“首善书院”建议。

微信图片_20200108164737

  按照莲花河公园的规划,已经预留了“首善书院”用地,目前,莲花河滨水公园已经建成近四年,公园也设立了“首善书院”的标识,但是至今书院建设仍是“空中楼阁”。

  因此,本人再次建议尽快规划、建设“首善书院”,继承并延续这一文化传统,以丰富西城区文化资源,提升首善之区的文化品质。

责任编辑:刘海梅